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隔天。

    宁香一直在犹豫,要不要去参加陆景天的订婚典礼。

    如果不去,下一次见尚尚,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。

    可是去……

    明知道他们是为了羞辱她,难道真的要送上门给他们玩吗?

    “上班时间发呆,这样的员工,你们也留着?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熟悉的声音,唤回了宁香的思绪。

    陆景天,又来了。

    他来做什么?

    店长一个劲地鞠躬道歉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讨厌她,连这个小地方也不让她呆?

    宁香明白,她若得罪他,这家店就完了。

    陆景天的习惯,宁香清楚得很。

    她就像只蚂蚁,他要想拧死她,多容易。

    宁香走上前,微笑服务:“陆先生,需要什么帮助吗?”

    陆景天一愣,没想到她会突然变得这么“友好”。

    可是他讨厌她的笑容,很想将她虚假的面具撕碎。

    霍宁香,谁允许你在我面前装作的?

    “衣服破的。”陆景天抬起手,袋子往她眼前一晃,丢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店长马上拿起来一看,西装撕开了好大一个口子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这样的衣服,她们不可能卖出去,很明显是人为的。

    但来人是陆景天,这个闷亏她们吃定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很不好意思,陆少,是我们店员的疏忽,我们马上给您重新订做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重新订做?你们不知道我明天就要订婚了吗?”

    宁香心里恼,却还是面带着笑容:“真是奇怪,西装已经拿走那么久了,怎么就偏偏是今天,才发现破了这么大一个口子呢?真是巧。”

    陆景天不看宁香,看着店长面无表情地问:“请问她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陆景天的语气,摆明了是质疑的意思。

    店长一个劲地赔礼:“没有没有,宁香什么意思都没有,我们连夜给您赶,保证在订婚典礼之前给您送过去,您看……这样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我凭什么相信你们?若是搞砸了我的事,你们是谁来担这个责任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店长都犯难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一个黑店,开在这都污染了南城的风景,依我看,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愣了,她们是哪儿得罪这位陆少将了?

    宁香很想问,陆景天,你这样有意思吗?

    可是,她还是扬着如沐春风的笑容看着他:“陆先生,那您想怎样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