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宁香胸前雪白的肌肤,瞬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全身上下我都看过摸过,哪一点过分了?”

    视线所到之处,没有任何他不满意的痕迹,心情还不错。

    “陆景天!!”宁香越发愤怒,“你别忘了,四年前我们就已经离婚了!现在我不是你的妻子,你无权对我动手动脚、轻薄我!请你自重!”

    宁香越抵抗,他就越是不放。

    四年了,她变了。

    她不再是从前那个软弱好欺负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变了!”

    “那还不是你们逼的?陆景天,我不会再傻了!”

    宁香低头钻出了他的禁锢圈,拿了店里的一件外套套上。

    “霍宁香!三天后是我和曼灵的订婚典礼,做为我的前妻,是不是应该到场祝贺?”他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祝你们白头到老,幸福美满!”

    “你不想见尚尚?”他戳中了她的死穴。

    尚尚……

    在宁香发愣的时候,陆景天已经从她身边走过,开门出去了。

    陆景天……

    他明知道陆家是她一辈子的噩梦,却用尚尚来引诱她。

    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,到底还想干什么?

    陆景天出了店门。

    尚尚因为生气爹地先前把他赶出来,已经自作主张的,叫店长带着他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陆景天也没有介意,早已习惯了自家儿子的叛逆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了一眼,随即登上高调的迷彩军车,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军车拐过街角,路过一家甜品店的时候,陆景天忽然被一个小丫头吸引了视线。

    也说不清楚原因,他就是下意识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小丫头背对着他,那么冷的天,她就站在橱窗外。

    小丫头头戴一顶可爱的熊帽子,围着一条毛茸茸的围巾。

    她妈妈给她搭配得很好,小粉外套加裙子,以及一双粉色的小靴子。

    全身小粉红,粉嫩嫩的看起来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橱窗里,能隐隐约约映出她肉肉的小脸。

    陆景天稍稍有些郁闷,霍宁香怎么就给他生了个儿子呢?

    像这小粉红一样可爱的小丫头多好,他定宝贝着,当掌上明珠,给万千宠爱。

    儿子太不可爱了!

    不知怎么的,陆景天就是不想离开,他坐在车里,想看看小丫头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店内出来一个店员打扮的,神色不太好。

    她似乎在怪那小丫头挡了她的生意,要赶她走。

    陆景天看见小丫头侧着脸,抬头看店员,有些小委屈,瘪了瘪嘴。

    他的心一下子抽痛了,眉心一皱,猛然下车朝她们走过去。

    店员正准备继续对小丫头说什么,一张金晃晃的卡,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钱,把你这家店买下来也足够了!”

    店员吓一跳,一看那小丫头的模样,还以为是惹到了谁家的千金。

    店员连连道歉,把他们给请进去。

    小丫头抬头看陆景天,眼里还隐隐有泪光。

    “叔叔好。”她很礼貌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陆景天的心,顿时就被她这声叔叔给融化了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成爹地,该有多好听!

    他难得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小脑袋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丫头脆脆的声音说:“我叫夏夏。”

    “夏夏是吧,你是不是想吃里面的甜品?叔叔请客,你想吃什么就拿什么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夏夏小嘴一嘟,摇摇头:“不好,香香说了,陌生叔叔的东西,不能吃。”

    陆景天都被她那小表情给逗笑了,“叔叔不是坏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,香香还说了,天上不掉馅饼儿,不给钱的东西永远是不好的,夏夏不能贪心。我看看就好了,不吃,香香没钱,夏夏很乖的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