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宁香的母爱顿时泛滥成灾,不管三七二十一,就把尚尚往回抱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皱眉怒斥:“陆景天,你吓到孩子了!”

    宁香那双眼一瞪,立时比任何时候都骇人,这是天生保护骨肉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她甚至忘了,陆景天就是这孩子的父亲。

    虎毒还不食子,他断不会对尚尚怎么样。

    陆景天一睁眼,正想说我是他爹,我怎么吓他了的时候,陆老太太护曾孙之心也涌了上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拍打开他要来硬抱尚尚的手:“别闹!小家伙好不容易才停歇,少来吓唬我金曾孙!”

    陆景天吃痛后退,郁闷怎么有了金曾孙,他这个金孙的地位,就立马下降了。

    他风雨欲来,准备痛斥陆子尚太嚣张,却逢尚尚适时笑了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闹腾,把陆老爷子和陆老太太两人都乐坏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怎么这么机灵呐!这么小就知道护着自己妈咪了,这长大了可得了。”

    陆老太太说者无意,霍家人听者有意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清咳一声,老太太这才发觉自己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轻笑一声说,“这个……也不知道是谁那么不懂事,这么晚了还把你们闹来,不早了,我们还是派人送你们回去休息吧,尚尚这有宁香在,反正曼灵也帮不上什么忙是吧。”

    一句“尚尚这有宁香在”,霍曼灵的心里不知有多不舒坦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发脾气,还没进陆家就发大小姐脾气,无疑是给自己以后的路添堵。

    她不能这么不懂事!

    霍家其他人打了声招呼,就先出去了,在外面等霍曼灵。

    霍曼灵本想和陆景天说些什么,最终还是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也是,宝宝还小,可能是亲近亲母一些,那爷爷奶奶,景天,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那话似乎也有警告宁香的意味,像是在说,以后我嫁了过来,宝宝跟了我,就不一样了!

    然而,宁香低着头,对霍曼灵的话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她只顾逗着尚尚,很开心很满足。

    霍曼灵在心里愤恨了一下,嫉妒霍宁香能替陆家,生下了一个宝贝疙瘩!

    这一年,她都在想办法治疗不孕,可现在还是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霍宁香,你等着,总有一天我也会有自己的孩子!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