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这两个字就跟炸弹似的,在陆家大厅里炸开,连精神萎靡的陆景天都醒了。

    霍家人的表情更是同一个:她怎么来了?!

    陆老太太虽不乐意,却还是说道:“没看到孩子饿了哭得不行吗,还站着!”

    尚尚哭得厉害,宁香当然心疼。

    可决定权在他们手上,他们不同意,她又怎敢去抱尚尚?

    陆老太太命令一下,宁香就走过去,把尚尚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宁香原本以为,这辈子再也没办法像现在这样,抱一抱她的尚尚。

    谁知道,老天爷这么快又给了她这次机会。

    重新将尚尚抱在怀里的踏实感觉,让坚强的宁香一瞬间酸了鼻子。

    她低头才看一眼尚尚,眼睛就噙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哄孩子,自己就先跟着哭了,声音哽咽:“尚尚……”

    陆老太太正准备说她,是喊她来给孩子喂奶的,谁让她在这哭了?

    可谁知大厅里,突然就响起尚尚咯咯咯的笑声,所有人都愣了。

    尚尚突然就不哭了,反而笑得开心。

    小肉手在宁香的脸上拍打着,沾到了宁香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一个错觉,大家就会以为,尚尚是在替他妈咪擦眼泪。

    陆景天顿时有一种感觉,那小祖宗闹了他们一晚上,该不会就是在替他妈咪诉委屈吧?

    不管别人怎么想,宁香的心里却暖了,哭意顿时消失。

    她看着怀里的尚尚,扑哧就笑出来,“尚尚真乖……”

    宁香视若无人,她的世界似乎只剩下尚尚一人。

    她几乎都不用逗,尚尚就乐得很,咯吱咯吱地笑。

    她给尚尚的笑容,充满了爱,让人一看竟然就暖进了心里。

    陆景天记得,曾经她也对自己这样笑过。

    是结婚那晚,她以为自己得到了一桩美满的婚姻。

    他当时还觉得,她的笑容太刺眼。

    可后来他经常不归,冷落了她,就再没见过她那么好看的笑容。

    陆老太太一见宝贝曾孙不哭了,比什么都高兴,也不管其他事了。

    她将宁香扶了过去:“宁香,快过去坐着。”

    站立着的霍曼灵,顿时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摆设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霍宁香好歹在此时还能充当一下奶娘的角色,可她竟然什么都不是!

    宁香把尚尚抱在怀里,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现在谁都不敢贸然接过尚尚,陆老太太也跟着坐下来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个劲地逗尚尚,也顾不得去看霍曼灵如何了。

    “尚尚笑得多好看哪……”陆老太太也乐得其在,握着尚尚的小肉手直笑,“奇了怪了……你们看这小祖宗,也没肚子饿啊,大半夜的这么生龙活虎,把我们给折腾的!――小祖宗,以后不许这么调皮了知不知道?你太爷爷太奶奶,可没你这小家伙这么好的精力!”

    有时候不得不承认,血缘是个很神奇的东西。

    宁香一走,尚尚就哭闹。

    可她一抱,他就笑得比什么都开心,一家子都被他牵着鼻子走。

    陆景天心想,刚出生就敢这么不乖,长大后还不爬到他头上去?

    想到这,陆景天心里就不舒坦。

    他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凑过去一瞧:“我看看!”

    巧的是,尚尚偏挑这时候小嘴一张,嚎啕大哭。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